苏州大学退休教育工作者协会
部门地址:十梓街1号(215006)
电话:0512-65213017
信箱:sdtjxh@suda.edu.cn

张静江结缘孙中山倾心革命 故居显示显赫身份

     张静江,1877年9月19日出生在浙江吴兴(今湖州)南浔镇上一富裕商人家庭,名增澄,又名人杰,字静江。祖父张颂贤、父亲张宝善从事丝绸、食盐等商品经营,是江南知名富商;母亲庞氏家族也是当地的名门望族。1898年张静江21岁时,父亲张宝善用白银十万两给张静江捐了个二品候补道。后张静江在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曾代理浙江省主席,被称为国民党四大元老之一。

  故居显示显赫身份

  张静江故居建于1898年,是典型的江南豪宅。故居大门上方悬挂“张静江故居”的横额,正厅上悬挂南通张謇题写的黑漆金字“尊德堂”堂匾,两侧是孙中山题写的一副楹联:“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四十州。”抱柱对联为同治、光绪二皇帝的老师翁同龢所写:“世上几百年旧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其中,故居中不少珍贵文物处处显示出他与孙中山不寻常的友谊。这里有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提供的张静江于辛亥革命、北伐战争、民国初期的珍贵历史照片、资料;有孙中山、宋庆龄、冯玉祥等名人照片;有孙中山、宋庆龄、何香凝、于右任、陈布雷、蒋介石等名人手札;有“尊德堂”家庭合影和张静江夫人朱逸民与好友陈洁如的许多生活照;还有张静江子女的照片和张家账本、寿礼簿、全福贴等。边厅的两边墙上是张静江临摹“八大山人”所作的一些字画,中间有一张琴桌。正厅还有一张桌子系明代家具,现存之物系紫檀木所做。另有红木太子床主要是供午休、喝茶用的。

  结缘中山先生

  为了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1902年,钦差大臣孙宝琦奉命出使法国,身边缺一个机敏能干的商务随员。有人引荐张静江。孙宝琦大为赏识。张静江随孙宝琦从天津经上海乘安南号邮轮赴法任一等参赞。当张静江到巴黎上任后不久,便看到法国市场上中国的瓷器、丝绸、茶叶、珠宝等商品非常畅销。张静江敏锐地意识到,巴黎是个国货大市场。但令人遗憾的是巴黎市场上的国货都是由日商垄断销售的。次年他便弃官从商,与助手周菊人在巴黎创办了通运公司,经营中国的绸缎、茶叶、瓷器、珠宝、书画等,并在美国纽约开设分公司。巴黎许多服装客商都赶来同他谈生意,希望通过这个年仅25岁的“商界奇人”打开中法商路。由于经营有方,张静江赚了不少钱。

  1905年11月,孙中山在越南西贡宣传革命思想后,上船前往法国等国家筹措革命活动经费,在这艘海轮上巧遇张静江。张静江以前曾在报纸上读过孙中山的文章,见面后有相见恨晚之感。孙中山劝他参加革命,张静江当即表示愿意。交谈中当他得知孙中山这次是为筹措革命活动经费前往欧美后,便说:“久闻先生大名,我深信非革命不能救中国。这几年我在法国经商赚了些钱,很希望能对先生的反清光复事业提供竭尽全力之帮助。”孙中山当即表示感谢。邮轮抵达法国马赛后,张静江告诉孙中山自己在法国的地址,约定了日后互通电报进行联络的暗号。张静江还留给孙中山一封信,让他到美国后去纽约市第五街566号他所开办的通运公司,领取资助革命的活动经费。孙中山将信将疑。至美国,他把信交与黄兴,让其办理。结果,黄兴如数领取。自此,每遇革命款项不济,孙中山便想到了张静江的汇款之约,而张每次均能按时如数将款寄到。

  呕心沥血创办交易所

  1917年是个多事之秋,变乱纷起。9月1日,在广州举行的国会非常会议上,通过了《中华民国军政府组织大纲》,选举孙中山为中华民国军政府大元帅。于是,中国形成了以段祺瑞为首的北京政府及以孙中山为首的广东军政府对峙的局面。孙中山的军政府正式成立后,准备建立自己的陆军和海军。张静江受孙中山之托,会议一结束,便赶回上海,积极筹集资金。然而,当时的情势令他一筹莫展。据廖仲恺报告,当时已向海外筹措三百万之多,还有国内之筹措尚未统计,这些巨额筹措款都是以张静江的名义和家产担保的,如今再向国内外友人筹资借款已十分艰难。但如果没有大量经费援资南方,孙中山建立自己的军队,也只能停留在梦想阶段。

  张静江为此心事重重。筹资借款几至山穷水尽,而自己在海外的经营,因欧战的持续不断,也生机渺茫。无奈之中,张静江想出了一个绝招:开办证券交易所,利用证券市场的买空卖空,敛财集资。于是,他联络四明银行的创办者上海大亨虞洽卿,共同创办了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于1919年年底开张试营业。这是中国第一家证券交易所。

  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于1920年2月4日正式开业,因有大亨的参与,社会信任度甚高,门庭若市,股票行情不断上涨。张静江将股份收入的一部分,约每月1至2万元及时划拨给广州军政府。张静江的二女婿周君梅曾讲过一个故事:孙中山发动讨伐袁世凯的二次革命时,急需钱来购买军火。张家人中独自继承了一半财产的张石铭最有钱,但他已经捐了多次,不想再捐。一天,张静江又来索要,张石铭当场拒绝,叔侄二人大吵起来。最后,张静江不耐烦了,拔出手枪,命令张石铭立即答应。张石铭只好同意。

  “丹心侠骨”,倾心革命

  张静江不但率先参加同盟会,还动员兄长张弁群(上海通运公司总经理)、舅父庞青城(上海中国银行董事)等亲朋好友参加了这个秘密组织,还冒着杀头的危险,将在巴黎等地的驻外分公司发展为同盟会的隐蔽据点。后来,由于严峻的财政形势,孙中山的南京临时政府举步维艰,此时张静江等人带头以商人名义捐赠巨款,使孙中山领导的临时政府财政紧张的局面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为了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1914年7月8日,孙中山在日本筹建中华革命党时曾言:“张原属富豪出身,党内财务,唯张所为。”可见张静江为孙中山的革命事业付出之巨,也可看出其在孙中山心目中的地位。1918年讨袁之役失败,张静江又往东京、巴黎,支持孙中山改组中华革命党为国民党,还被任命为财政部长。

  1923年,张静江因病在南浔家中休养,孙中山闻讯,特荐留德名医李其芳为其做电疗。由于张静江为革命立下了汗马功劳,尤其是从经济上无偿捐助,孙中山便称张静江为“二兄”“革命圣人”,并手书“丹心侠骨”四字相赠。

  “遍寻良医,痛别“国父”

  1924年年底,孙中山应冯玉祥会谈南北统一的邀请,发表《北上宣言》,离穗北上。不期,孙中山病入北京协和医院。张静江得知后,抱病前往北京。1925年2月2日下午2时,张静江在孙科陪同下到协和医院探视孙中山。当张静江拄着拐杖吃力地来到孙中山的病榻前时,孙中山不禁潸然泪下:“你病成这个样子,为何还专程来看我?”张静江双手握着孙中山的手,哽咽着说不出话。他面对病入膏肓的孙中山忧心如焚。于是,他在京城里开始遍寻良医。从2月2日探视孙中山的当日起,张静江一直守护在孙中山身边,每日详细地记录孙中山的病情变化情况,天天企盼着其病情出现奇迹。3月11日,孙中山预感到自己将走到生命的尽头,便在事先准备好的两份遗嘱上签字。接着,按孙中山的意愿,由张静江首先签名,依次是吴稚晖、汪精卫、宋子文、孔祥熙、何香凝等人,共计12人签名做证。

  3月12日9时30分,孙中山与世长辞。张静江悲痛欲绝。张静江眼见孙中山与世长辞后仍睁双目不闭。按传统说法,这是孙中山还有悬心之事。于是,他抹了抹脸上悲痛的泪水哽咽着说道:“先生放心上路吧,你的主义,你的事业,我等同人将誓死捍卫,发扬光大,必让和平、奋斗、救中国得以实现。”3月15日,孙中山遗体大殓,张静江亲视含殓,护棺木,顿足号哭,泪如雨下。当晚,他回到旅店在日记中写道:“先生的肉体虽与我们长别了,然先生之精神,先生之主义,势必永远留在人们心目中活现;先生之事业,势必永远留在世界上灿烂。”

(摘自2013年第5期《名人传记》  作者:郁乃尧)